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卧龙网 首页 奇闻奇观 查看内容

当睡梦被剥夺

2018-9-17 10:39| 发布者: 看世人| 查看: 140| 评论: 0

摘要: 你不了解的异相睡眠每个人睡着了都会做梦,不论美梦还是噩梦,只要能够从睡眠中自然地醒来,我们一般都会心情愉悦,精神饱满。然而,当你在梦境中漫游时,突然间被闹钟的铃声、小孩的夜啼,或者广场舞的噪音所惊醒, ...

你不了解的异相睡眠

每个人睡着了都会做梦,不论美梦还是噩梦,只要能够从睡眠中自然地醒来,我们一般都会心情愉悦,精神饱满。然而,当你在梦境中漫游时,突然间被闹钟的铃声、小孩的夜啼,或者广场舞的噪音所惊醒,你就会头昏脑胀,焦虑和烦躁的心情很难平复下来。

当睡梦被剥夺

当睡梦被剥夺,这真是再糟糕不过的感觉了。不过,在纷扰喧闹的都市,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这样。根据美国国家睡眠基金会的统计,在美国,只有35%的人每天的睡眠时间能够达到7小时,而在英国,这一数字也只有40%。可见,睡眠不足已经成为现代人不可忽视的健康隐患。于是,健康专家劝我们要早点上床,晚上尽量多睡。

但这样的应对方案其实过于粗略了,因为人的睡眠并不是一口气躺在床上达到7个小时这么简单。它其实存在着一个生物节律,即一次完整的睡眠由4到6个持续90分钟的反复循环的“睡眠周期”组成,而每一个“睡眠周期”内,睡眠又分为5个阶段,这些阶段各有特点,所起的作用也是不同的。

正常成年人入睡的前60分钟,先要经历入睡期、浅睡期、熟睡期和深睡期。在这4个阶段里,人的睡眠由浅入深,从昏昏欲睡发展到很难被叫醒,脑波频率趋于缓慢,显示出有别于清醒状态时的脑波征象。由于这4个阶段都不会出现眼球快速转动的现象,所以被统称为非快速眼动睡眠期或者正相睡眠期。在正相睡眠中,人的各种神经感觉功能弱化,骨骼肌肉得到放松,生长素、胃液分泌增多,有利于促进身体生长和体力恢复。

而60分钟后,睡眠会进入神奇的第5个阶段,即快速眼动睡眠期或者异相睡眠期。这时,人体会继续放松,但脑波开始由慢波转为高频率的快波,大脑活动比清醒状态时还要活跃,大多数的梦境发生在这一时期。由于人体肌肉处于麻痹状态,人在梦中不会做出明显的肢体动作,但人的眼球还是会按照梦中看到的情景快速的转动,另外还会间断地出现肢体抽动、心率变快、血压升高、呼吸加快等表现。在异相睡眠中,人体内的各种新陈代谢功能明显加强,大脑中也产生了极为活跃的化学反应,使得脑蛋白的合成以及神经突触的更新达到了高峰。可见,做梦的阶段对于身体储备和大脑健康起着重要作用。

在入睡的首次“睡眠周期”中,异相睡眠期只持续20多分钟,然后人体又转入正相睡眠,开始下一个“睡眠周期”。但是,在随后的每一次周期中,深睡期会减少,异相睡眠所占的时间比例则会越来越多。等到接近早晨的时候,“睡眠周期”中的“异相睡眠”可以达到40多分钟。如果这时你被定好的闹钟或者广场舞吵醒,那么你很可能就是在梦中醒来的。

相比于睡意浓浓的正相睡眠,与梦境有关的异相睡眠只有在睡眠的中后期才能更充分的发挥作用。人在整次睡眠中会有很多梦,越到后边,梦境越久,也更加容易受到干扰。所以,当现代人无法保证睡眠总量或者无法保证一睡到天明时,所缺少的以及最容易被损失掉的阶段其实是异相睡眠。

如果异相睡眠被剥夺

如果你不能睡很长时间,从而有机会获得较长的梦境;或者当你进入异相睡眠时被吵醒,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曾经对一些志愿者做过“梦剥夺”的实验,他们在志愿者的头皮和眼睛周围贴上电极贴,从而可以观察志愿者的脑波和眼动情况。志愿者被要求每天夜晚在实验室睡觉,他们开始时可以安然入睡,但出现快速眼动的情况时(这说明志愿者正在做梦),科学家会把他们叫醒,直到志愿者恢复清醒后才能继续睡觉。这意味着,科学家并不压缩志愿者的睡眠总量,只是剥夺志愿者的梦境。结果发现,被实施了“梦剥夺”的志愿者,他们的身体出现的负面反应和人体全部睡眠被剥夺时应该出现的反应是一样的。志愿者会精神倦怠、极其焦虑,甚至会精神失常、神经错乱,以至于从第三天和第四天起就无法继续坚持实验了。而在“梦剥夺”实验后的几天内,只要不加干扰,志愿者的睡眠会逐渐恢复正常。在这个恢复期内,志愿者的异相睡眠的“含量”会比正常时期增加50%,似乎想要补偿之前的被剥夺的梦。

志愿者的种种表现说明,梦对于人类来说,不仅是一种神奇的体验,更是我们维持生理和心理健康所必须的过程,所以,异相睡眠在整个睡眠中应该起着非常特殊的作用。通过其他实验,科学家也从多方面验证了这一点。

当睡梦被剥夺

异相睡眠的价值

通过采用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光遗传学技术(这项技术能帮助科学家精确标记大脑神经元并且通过光来控制它们的活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科学家证明了异相睡眠期对于老鼠空间记忆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研究中,科学家训练老鼠去反复执行探索任务,在正常情况下,老鼠在第二天执行任务的速度要比第一天快,因为老鼠在第二天使用了之前习得的内容并且进行了回忆。当这些老鼠处于异相睡眠期时,科学家使用光脉冲“关闭”了它们大脑中与记忆有关的神经元,以此来探讨这是否会影响到老鼠记忆的巩固。第二天,同一批老鼠便无法成功地完成第一天学习到的任务了,与先前相比,剥夺睡梦的老鼠的记忆就好像被抹去了。但是,如果仅在异相睡眠期之外的其他4个睡眠阶段“关闭”同样的神经元,那么光遗传学实验对于老鼠的记忆却是没有影响的。这表明,在异相睡眠期中,大脑神经元的活动会影响到日常记忆的巩固,而正相睡眠对于记忆力的影响则相对较小。

异相睡眠或者做梦给我们带来的另一个好处是提高创造力。美国加州大学的科学家就曾用一种联想测验来测试志愿者的创造力。在测验中,志愿者分为3组,1组睡午觉,1组睡午觉但在进入异相睡眠期前被弄醒,另1组则不睡午觉。随后,志愿者被要求进行词语想象力测试,结果发现,睡午觉的志愿者成绩更好,这说明,异相睡眠有助于人们增加想象力。至于其中原因,科学家们猜测,看似毫无规律的梦境会迫使大脑进入一种非常规的思维模式。科学史上有很多轶闻趣事也证实了梦激发的独特力量:德国化学家凯库勒因为梦到一条首尾相接的蛇在分子内转动而发现了苯环;俄国化学家门捷列夫在制作出著名的元素周期表前也曾梦到过一个能够让所有元素各归其位的表格。

科学家还发现,做梦或者异相睡眠对于抑制负面情绪也是很有帮助的。大脑中的杏仁核是处理负面情绪的主要区域,而大脑中的前额叶皮层是负责理性思考的区域。当一个人进入异相睡眠时,理性的前额叶皮层会被激活,并抑制杏仁核的活性,让杏仁核处理的负面情绪不要继续发酵、放大。所以,做梦或者异相睡眠的过程其实就是大脑增强理性记忆并且抑制负面情绪的一个过程。

考虑到异相睡眠有这么多的好处,我们当然要想办法提升睡眠的质量。比如,杜绝噪音,因为它会把我们硬生生地从睡梦中拽出来;酒精和大麻会极大地推迟异相睡眠到来的时间,最好在上床前戒掉;一些治疗失眠的安眠药,其实也只是以牺牲更高质量的深度睡眠为代价,增加浅睡而已,尽量少用。另外注意,电子屏幕、灯泡和城市的灯光产生的人造光源也会干扰异相睡眠。所以,读完本文,关上灯,睡个好觉,做个好梦吧。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